胆囊癌/胆管癌患者的介入治疗怎么做?

免疫组化抗体神器

好评必备! 免费下载

  介入治疗
  介入治疗是介于外科和内科之间的一种治疗方式,在许多癌症的治疗中都有应用。对于缺乏有效治疗手段的胆道癌患者,有不少人对介入治疗给予了关注。但是,「介入治疗」是一类方法和目的有差异的治疗手段的统称,笼统地谈很容易会让人混淆……
  介入治疗简单来说是一种在影像设备引导下,经由在血管、皮肤切口或人体原有的管道对病灶进行局部治疗的手段。介入治疗不需要通过手术直接暴露病灶,减少了治疗带来的创伤。
  介入治疗可分为血管内介入和非血管介入。在胆道癌的治疗中,这两种方式的介入治疗有着完全不同的目的。
  非血管介入治疗
  这种介入治疗方式包括胆道引流(用或不用胆道支架)和射频消融(RFA)。
  人体的胆道系统承担胆汁的储存、运输和分泌功能。当胆道系统出现肿瘤时,胆汁运输不畅会引发梗阻性黄疸,患者胆红素升高,严重影响后续治疗和生活质量。
  有鉴于此,采用介入治疗手段解除胆道梗阻极为必要。手段包括经内镜胆道引流、经皮肝穿刺胆道引流(PTCD)等。具体引流方法既可以是通过导管直接引流,也可以通过放置胆道支架进行引流。两种方式各有利弊,具体情况应由医生评估后进行。
  射频消融是针对癌症患者某一脏器中特定的一个或多个肿瘤病灶,利用热产生的生物学效应直接导致病灶组织中的肿瘤细胞发生损伤或坏死的一种精准微创治疗技术,可用于多种实体瘤的局部治疗?;褂幸恍┯肷淦迪谠硐嗨频钠渌谑侄稳缥⒉ㄏ冢∕WA)、冷冻消融、激光消融和高强度聚焦超声(HIFU)消融等。
  采用射频消融清除肿瘤组织会有多种用途,既可以作为少数经筛选患者的治疗手段,也可以作为姑息治疗,解除胆道梗阻或支架内梗阻。但目前的临床证据显示,射频消融仅在「肝内胆管癌」的治疗中可被用作对癌症本身的治疗手段,且尚无证据支持其在胆囊癌和肝外胆管癌的治疗中应用。因此,胆道癌患者需要根据自身疾病情况考虑是否要进行消融治疗。
  血管介入治疗
  这种方式的介入治疗主要包括:
  肝动脉栓塞化疗(TACE)
  药物洗脱微球(DEB)-TACE
  钇90微球-肝动脉放疗栓塞(TARE)
  肝动脉灌注化疗(HAIC)
  肝动脉栓塞化疗(TACE)是在肝癌中常用且疗效明确的一种介入治疗手段。鉴于肝细胞癌与肝内胆管癌的渊源,TACE在「肝内胆管癌」的治疗中也具有一席之地。根据一项前瞻性临床研究,采用伊立替康药物洗脱微球进行TACE介入治疗,疗效可与吉西他滨联合奥沙利铂相当。
  肝动脉放疗栓塞(TARE)与TACE原理基本一致,采用搭载放射性核素(钇90)的微球进行近距离放疗,治疗胆道肿瘤。研究表明,钇90微球-TARE治疗「肝内胆管癌」,部分缓解率(PR)为28%、疾病稳定(SD)为54%。
  肝动脉灌注化疗(HAIC)同样是一种应用于肝癌的介入治疗手段,目前仅有少数证据支持HAIC用于「肝内胆管癌」的治疗。在一项包含了20项研究的Meta分析中对比了HAIC与TACE/TARE治疗肝内胆管癌的疗效,结果显示HAIC治疗的总生存期(OS)和肿瘤缓解更优。另有研究显示,吉西他滨、伊立替康和5-FU作为HAIC的化疗药物效果更好,中位总生存期到达30.8个月。
  总结一下
  尽管我们通?;岚训野?、肝内胆管癌、肝外胆管癌统称为胆道癌,但实际上,三者的治疗手段还是有差异的。
  在介入治疗方面,治疗的主要目的可以分为解除胆道梗阻和治疗肿瘤两种。服务于前者的介入治疗手段在胆囊癌/胆管癌中通用;而服务于后者的治疗手段,在目前证据有限的前提下,只适用于肝内胆管癌。
  肝内胆管癌与肝细胞癌有诸多关联,不仅介入治疗可以完全照搬,还有证据表明肝内胆管癌患者接受某些属于肝癌的靶向治疗也有较为理想的疗效。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所有胆道癌的患者都能像肝内胆管癌患者一样可以采用介入治疗和靶向治疗?;颊咴谌魏窝≡裰瘟剖侄问?,都需谨慎。
  参考来源:
  NCCN临床实践指南:肝胆肿瘤 2018.V5
  Eckel F, Brunner T, Jelic S. Annals of Oncology, 2010, 21 Suppl 5(suppl_5):v65.
  刘鹏飞, 杨甲梅. 肝胆外科杂志, 2003, 11(5):325-327.
  Carrafiello G, Laganà D, Cotta E, et al. Cardiovasc Intervent Radiol. 2010;33(4):835-9
  Kuhlmann JB, Euringer W, Spangenberg HC, et al. Eur J Gastroenterol Hepatol. 12;24(4):437-43
  Al-Adra DP, Gill RS, Axford SJ, et al. Eur J Surg Oncol 2015;41:120-127.
  Boehm LM, Jayakrishnan TT, Miura JT, et al. J Surg Oncol 2015;111:213-220.
责任编辑: WZ
0 0 0

扫一扫下载91360客户端

  • 回复@海之宁:你的智商真滴不行!一边玩切…… 2019-05-23
  • 习近平时间|用屈原精神“塑心”“立行” 2019-05-23
  • 厉害了我的国!航拍中国超级高铁大桥 2019-05-22
  • 享受激情世界杯 远离心脑血管疾病 2019-05-22
  • 网红主播直播违法屡屡发生 法律意识淡薄是主因 2019-05-15
  • 中欧班列,串起丝路机遇(一线视角) 2019-05-15
  • 用个例来抹黑个国家,有你这么无耻的吗?西方银行倒闭案少了吗? 2019-05-14
  • 郁可唯新造型中央车站开唱 “短发也可以性感和可爱” 2019-05-14
  • 7个青光眼易感基因区域认定 2019-05-13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5-13
  • 《找到你》姚晨马伊琍首谈“哭戏” 制片人回应抄袭质疑 2019-05-04
  • 忻州市两名干部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2019-05-03
  • 264路胡乱发车,投诉一月依然如故。 2019-05-03
  • 乌鲁木齐县田园风光醉游人 2019-05-01
  • 全新一代X6的假想图曝光 基于CLAR打造 2019-05-01
  • 373| 34| 552| 741| 560| 965| 303| 561| 426| 338|